欢迎欣赏每一部校园小说,最新免费校园小说在线阅读,欢迎亲长关顾,校园居!
欢迎您, [ 我的书架 ] 哇!繁體版
校园居 > 言情小说 > 月初姣姣 > 名门暖婚之权爷追妻攻略

番二23:三爷被迫入伙,老父亲的心酸(2更) 文 / 月初姣姣

    傅沉回家的时候,宋风晚正在客厅与怀生聊天。

    “三叔。”怀生起身。

    “还没到下班时间,你怎么回来这么早?”宋风晚走过去,顺手接过他搭在臂弯里的西装外套。

    “工作忙完了,不是说星遥来做客?”

    “不知去哪儿了,她以前常来,应该走不丢,好像也没出大门。”宋风晚倒是半点不急,他们家挺大的,也可能在某个房间,总是人在屋里,也不会出意外。

    “钦原呢?”

    “还没起,这孩子也不知怎么回事?最近两天起得都特别晚。”宋风晚咋舌。

    傅沉抬手解开腕上袖扣,“可能是不需要按时上班,开始懒散,学着赖床了。”

    这种时候,他还不忘黑自己儿子一把。

    “可能吧,不过让他多睡会儿也好。”宋风晚总归是心疼孩子的。

    傅沉点头,“我去楼上换件衣服。”

    说完,径直上楼……

    *

    走到傅钦原房间门口,叩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傅钦原开口,京星遥却吓得已经开始四处乱看,估量着哪里能藏下她。

    “是我,开门。”傅沉压着声音,“不开门,两种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拿备用钥匙。”

    “或者踹门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自己选!”

    傅沉是担心自己来的太迟,京家那丫头怕是连骨头都会被这小子吞了。

    傅钦原刚准备去开门,就看到京星遥居然打开衣柜,直接钻了进去,他忍不住发笑,也没阻止,打开门的时候,傅沉俨然站在门口,瞧着他衣着整齐,还是问了句:“方便进去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方便的。”傅钦原显然心情不错,退开身子。

    傅沉脸色有些沉,他居然还敢问这种话,要是京星遥不方便,他这个做叔叔,贸然进去,太失礼。

    他们以后怕是见面都得尴尬。

    傅钦原卧室不算大,而且装潢走得是极简风,一进去就能窥得全貌,洗手间也是空无一人,他径直寻了个椅子坐下,偏头看了眼傅钦原。

    没说话,眼神示意:

    人呢?

    傅沉敢断言,京星遥绝对在他屋里。

    傅钦原挑眉,瞥了眼他屋内唯一可以藏人的地方,忽然觉得她……

    可爱得要命!

    傅沉捏着眉心,颇为无奈,这孩子居然都被逼得进了衣柜?

    他没当场拆穿两人,如果只有傅钦原一个人在,什么面子里子,他是半点都不会给的,只是京星遥在这里,总得顾忌着点。

    狠狠剜了他一眼,抬脚走出去。

    傅沉步子很轻,京星遥压根不知他走了,忽然感觉有人要拉柜门,她下意识要伸手阻挡,只是这柜子外面有把手,可是内壁平滑,她抓不住。

    不知外面是谁,京星遥很怕是傅沉,那她还有脸嘛。

    就算是垂死挣扎,她也不想这么快见光死。

    柜子里空间本就小,她身子往前,柜门被猝然打开,身子不稳,直接就摔了出去,胡乱想抓东西稳住身子,待她回过神……

    人已经趴在了傅钦原怀里,带出了一堆衣服,紧紧攥着他的衣服。

    某人也不作声,瞬时把人环住,就这么抱着。

    “嗳,遥遥——”

    京星遥还惊恐环顾四周,发现房间空无一人,还吓得心潮难平。

    “三叔都走了,你怎么不早说,吓死我了。”她刚要挣脱拉开距离,就听到某人压着她的耳朵说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躲进去的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京星遥大囧,她这辈子可从没做过这种事,这么狼狈。

    “还挺可爱的。”

    某人喉咙滑动着……

    想亲她!

    他也没犹豫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傅沉此时则坐在客厅,不断垂眸看着时间……

    一刻钟过去了!

    居然还不下来,这小子是真的色胆包天。

    约莫二十多分钟,两人还假模假样的做戏,前后间隔了五六分钟下楼。

    “星星,你去哪儿了?”宋风晚追问。

    “我就随便看看。”京星遥心口胡诌,好在宋风晚也没多问,就拉着她说了会儿话,两人就进了厨房。

    年叔退休后,云锦首府专门请了个做饭的阿姨,不过今日京星遥过来,也不好白吃白喝,就下厨做了两道菜,瞧着他们家居然还有喝奶茶的黑糖珍珠,就说可以帮忙煮点奶茶。

    许鸢飞是开甜品点,自然也会跟着售卖一些饮品,珍珠奶茶素来最受欢迎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以前买回来的,原本想在家煮奶茶的,后来就搁置了。”宋风晚是见着什么,都想尝试,可是材料购置回家,就不想动了。

    “反正距离吃饭还早,煮奶茶也很方便。”

    坐在外面的怀生,听到奶茶,略微抬了下眉眼。

    小时候他特别爱喝,只是长大后发现,一个大男人,抱着一杯奶茶,似乎有点儿,所以以后……

    很少喝了,就算是喝,那也是悄悄的。

    听说京星遥要煮奶茶,他动了动身子,嘴角勾起一抹愉悦的笑。

    *

    而此时的傅沉则忽然起身,冲着傅钦原抬了下手,连个眼神都不想施舍给他,让他与自己出去。

    京星遥余光瞥见父子俩出去,心底还有些忧虑。

    做贼的人都这样,别人不经意的打量,她都觉得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这边父子二人走到院子里,傅沉偏头看了他一眼,“你母亲在家,你稍微注意点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可以告诉她的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开口,说你如何耍流氓?”

    “不过爸……”傅钦原双手插在口袋里,那模样,潇洒得很,全然没有傅沉脸上的凝重之色。

    傅沉此时才算体会到,为人子与为人父的不同,忽然觉得当年真是对不起自己父亲。

    无论是他和宋风晚恋情曝光,还是怀孕的事,怕是都顶了不小的压力,有些东西,可能只有做了父亲之后才能体会。

    风水轮流转,这话半点不假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谢谢您。”傅钦原忽然讨好的语气,让傅沉很不自在。

    打量着他,一脸警惕,“你又耍什么花招?”

    “虽然这几天没睡好觉,我对您有点怨言,不过经过今天的事,我算是明白了,其实您还是心疼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已经坚定不移的站到了我这边。”

    “没戳穿我们两个人,其实也是变相给我们打掩护,爸,谢谢。”

    傅沉脸色微沉,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,他当时不过是想给京星遥面子,不想让她难堪。

    不过他心底清楚,从他接了京寒川电话,匆忙回家的时候,已经掉进了这个坑里,彻底出不来了。

    被傅钦原裹挟着,强行入伙。

    “钦原,我只想提醒你一句。”傅沉忽然语重心长,余光瞥见一辆车停在了家门口,傅渔穿着一袭红裙下车,瞧着两人在说话,显然不太愿意被人打扰,颔首微笑,算是打了招呼,先进了屋。

    “您说。”

    “无论今天你想追求的对象是不是星遥,我都要叮嘱你一句,感情不是儿戏,无论以后,你们真的能在一起,亦或是出了意外,做男人的都要有担当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傅沉此时只能叮嘱他谈恋爱就要认真负责,不要抱着玩玩的心态去耍弄姑娘。

    这是从傅钦原进入青春期后,父子两人第一次聊到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傅钦原青春期的时候,某次放学回家,傅沉直接说,“到书房,有事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他当时心底打鼓,最近自己挺乖的,应该没惹他吧。

    一开始聊得都是学习,到后面,傅沉直接说:

    “你年纪也不小了,我今天想和你说一下两性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傅钦原那时还小,忽然和父亲说这个,当时纯洁的红了脸。

    此时显然已经是老油条,说什么都是百毒不侵状态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傅渔刚进屋,就看到怀生正拿着一个玻璃杯,正在喝奶茶,那种神情……

    非常舒适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这个和尚……

    非常爱喝这个,居然都没发现她进屋了。

    “傅姐姐!”京星遥忽然出声。

    怀生一抬头,一颗没嚼的珍珠滑入喉咙中,生生被吞咽下去,有点噎人,他淡定的放下奶茶,那副模样,好像又是那个清静无为,一身佛光的出家人了。

    傅渔却看得一乐,说是和尚要做住持,说到底也是个俗人。

    她笑着与京星遥打了招呼,就从包里翻出一个U盘递给怀生,“之前听小叔说你要做ppt课件,愁得狠,我这里有许多现成的模板素材,你可以拿去用,电脑方便,有不懂的,随时问我。”

    毕竟傅斯年是搞计算机的,关于这方面的东西,傅渔也粗通一些。

    她不喜欢欠人东西,尤其是人情债,最难还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,她占用怀生睡觉时间,让他给自己说游学见闻,心底一直想着,找个机会报答他一下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怀生接过U盘。

    “你如果不会做,我可以帮你。”傅渔赶稿子,都是一阵儿一阵儿的,最近交了稿子,正好清闲。

    “不用,这已经很麻烦你了,我自己可以。”怀生婉言谢绝。

    傅渔挑眉,“你明天不就要演讲了?”

    怀生蹙眉,虽然电脑现在是每个现代人必修的,制作ppt,尤其是涉及到某些比较专业的操作,也难免磕绊。

    “你的时间不多了,你自己真的可以?”傅渔又问了句。

    怀生捏着U盘,自己好像……

    不可以!

    饶是如此,他也不打算找傅渔帮忙,还是避开点好。

    他笑道,“我可以。”

    他是真的怕了这人……

    就没见过有人熬夜越熬越精神的。

    两人通常会说到凌晨三四点,他已经困倦得不行,某人却容光焕发,这是什么妖魔鬼怪?

    傅渔却觉得,现在的年轻人,熬夜不是常态,有谁和他一样,晚上十点准时睡觉,早上六点准点起来打更的,这过得简直是非人的生活啊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三爷真的是被强行拉入伙的,他现在终于体会了一次,做老父亲多么难了。

    不过傅渔啊,人家早起那叫做早课。

    不是打更……【捂脸】

(快捷键 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 →)
全文阅读 | 加入书架书签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书页 | 返回书目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
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
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可向我们举报